第1067章 不得不打

最高会议才刚刚开,皇太极感到了绝望。

因为几乎所有的将领和贵族们,都同意了撤退,他们没有死守盛京之心,因为他们知道不是对手,现在守城跟以前已经完全不同了,对方把红衣大炮拉上来,他们除了被轰成渣,就没有别的选择,放眼建州,哪里有这么多的人命供消耗?

更重要的是,没有了战斗的勇气,作为冷兵器部队,没有了勇气,这场仗你就输了五成,这场仗还怎么打?

如果是以前,他们见机不妙,迅速的撤往辽北,撤往建州的深山老林里面,就可以让对方长鞭莫及,但是现在不同了,现在的华夏军拥有很强的后勤保障能力,他们有能力往这建州投送兵力。

如果是明军,只能一步一个脚印,从辽镇打到建州,中间要穿越许多地方,会给他们造成很大的困难。

但是华夏军是不同了,他们完全可以走水路,从图门江登陆,然后直接攻击他们的老巢。

华夏军连续几次登陆作战,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也令这种战术广为推广,也都令其他的各大势力,开始对大型的码头进行重点的防备。

因为只有大型的码头,才可以供军舰装卸物资,才能够实现这一种攻击方式。

唯一令皇太极感到欣慰的就是,图门江沿岸,都没有一个大型的可供他们大规模装修物资的码头,但是令他们觉得坑死人的就是,华夏军同样可以派出轻型的船只,对这一带进行攻击。

也就意味着他们的老巢,随时处于华夏军的攻击之下,这令他们非常的头痛。

所以皇太极他算是明白一点,即使退回了建州,也不见得就是安全,他们就算是逃到了天边,华夏军也会追上,但是眼前全力以赴的死守着,也都不是办办法,真真正正的进退两难。

现在都令这些满洲贵族们十分的恐惧,十分的为难了,他们现在开始有点后悔,不应该当初对明人那么的狠,那么的绝,现在的华夏军,用同样的手段在对付他们,他们称之为: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华夏汉和大帝刘远桥更声称:无人可杀害汉人而不受惩罚。

而且华夏军,把他们列为叛党逆贼籍,列为不可接受投降的那一类人。

华夏愿意跟关外的各大势力、各大部落合作,跟他们做生意,接受他们的投降,甚至他们接受投降的话,还会获得华夏帝国的封赏,承认他们对某一个地区的特权和势力范围。

只有他们断然的拒绝了建奴的投降和议合的要求,即使他们派出了使者求和,直接就把他们给砍了脑袋,华夏方面是公开的宣布,建奴是他们不会接受投降的一个势力。

这令皇太极非常的愤怒,非常的生气,凭啥不跟咱们议和?凭啥不跟咱们合作?你刘家不也是背叛大明起家的吗?大家都是反贼,老大不笑老二,凭啥就不接受咱投降,凭啥就敢鄙视咱们?

是的,华夏军是背叛大明,谋朝篡位,而获得的皇位,但是他们对于忠义,也都非常的看重,虽然他们是出生于叛军,但是他们对于叛臣却极度卑视,特别是建奴,他们绝不接受对方的投降。

这还不是太子刘布在策动,而是刘远桥在策动,刘远桥认为,当年的建州女真人,己走投无路了,在大明的收留下,才有了活命的机会,才有了生存的空间,在获得了大明的保护以后,才有喘息之机,繁衍生息,最后居然敢造大明的反,这种例子开不得,要不得。

虽然中原皇朝对于关外广阔的部落和众多的游牧民族没有很好的治理办法,更不能将他们全部都杀死,但是有一点是十分的明确的,那就是既然敢反,就得杀,谁人敢冒头,谁就得杀头。

建州卫受皇朝之大恩,居然敢造反,造成了大明内外交困,所以绝对不能接受他们的投降,这种敢于冒头和冒犯中原皇朝的权威的,一律必须砍头。

华夏帝国是在推翻大明的基础之上建立的王朝,但是他们对于大明其实没有任何的深仇大恨,甚至在上层的统治者之中,对于大明许多的东西还是欣赏和赞美的。

刘远桥其对大明的公开评价就是:有明二百七十年,不割地,不和亲,天子守国门,君皇死社稷。”

在他们完全的夺取了天下以后,对于明朝的宗室都没有赶尽杀绝,而是采取了优待的政策,只要心向华夏,不从事反他们的政策的,基本上都会获得他们的礼遇,有活命的机会。

这跟许多皇朝里面,对于前朝的臣子,赶尽杀绝,完全不同,华夏帝国也都完全的继承了大明帝国的霸业,认为大明帝国的所有权力和领土,都是他们的,是属于他们的,必须拿回来,所以对于叛逆的建奴,他们就非常的愤怒,非常的生气。

这也是要树立一个样板,树立一个典型,给其他那些敢于冒险,敢于造反的人一个警省,没人可以造反,谁人敢乱来,就是畜牲,这是没有任何的人情可讲。

因为这样子的政策,是刘远桥亲自制定的,朝中无人反对,也无人敢反对,所以对建奴的政策就是定了。

虽然他们会因此而花上许多的钱粮,很多人觉得不值,但是刘远桥他认为,有些事情,不是钱可以衡量的,如果造反的人,都不加以惩罚,人们争相效仿,这又应该如何是好?

当然如果有人敢质问刘远桥你也是造反起家的,凭什么就看不起别人?

这一个人,肯定会被刘远桥杀死,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刘远桥他是造反起家,却是不会允许任何一个人提到这一点。

而且他还命令他的政府部门,对天下所有的文人,都下了同样的指令,谁人在写书或者是出版书,提到华夏帝国的来历的时候,必须是:前朝压迫、忍无可忍、才揭杆而起,为民请命的。

如果是提到谋朝篡位几个字,就得让写书的或者是出版书的,去追随崇祯皇帝去。

虽然是这样子,但是并不妨碍皇朝对于剑奴的痛恨,也不妨碍他们对于叛乱的痛恨。

刘远桥虽然是造反起家,同样十分尊重忠诚的,比如说他就大大的褒扬了关羽、岳飞这种以忠义名闻天下的人物,还下令各地建更多的庙,进行官方的祭祀,主要的就是会为了宣扬忠义之心。

但是他们对于那些始终忠于明朝的官员,还有学者,都是非常的痛恨,打压、暗杀,无所不为,虽然这就是两面标准,但是刘远桥依旧还是这么的干了,因为刘远桥他就明白一点,一个国家和民族,能够流传下去的基础,就是忠义之心,如果人人都像他那样子,那天下早就大乱了,他的华夏帝国也维持不下去了。

这些皇太极也都明白,只是当他的建州一族被刘远桥作为反面的典型的时候,他才非常的恐惧。

而且华夏帝国对于建州人的痛恨,也是发自内心的,他们在进入了辽东以后,在拿下了任何一个城市所捉获的建奴,一律处死,没有别的选择。

虽然他们知道这样子,会令敌人拼死的抵抗,不会向他们的投降,会令他们日后的战斗,更加的困难,会死更多的人,但是他们一直是执行了这样的政策。

这样子的搞法,真心的令他们害怕之极了,也都让他们在考虑以后的行趾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难道一直向北逃,逃到天边才好!

想当年他们的祖宗努儿哈赤,就是逃到了森林里面,以打猎和采集蘑菇为生,最终还是凭借着坚韧不拔的奋斗精神,创下了偌大的后金国,打下了辽东千里之地,立下了帝国的根本。

但是在他们拥有了这么多东西以后,也让他们变的奢侈起来,再也回不去以前那种日子了,皇太极就知道一点,如果他们丢失了盛京,退回更遥远的辽北,更遥远的白水黑山的森林里面,估计他们是没有办法坚持下去的,他们没有办法在那一种恶劣的环境中存活,同时也都没有办法跟当地的土著部落和野人争夺有限的资源,用他们很多人的话来说,与其过之前那种有如猪狗的生活,不如轰轰烈烈的战死。

既然是这一般的想法,那他们就定好了规矩,那就是在这里坚持作战,跟敌人做最后的一搏,成王败寇。

在定下了死守盛京的战略以后,他们就开始往这地方四面八方布防。

华夏军拥有大量的火枪手和火炮,使得他们占据有火力上的优势,令防守的一方处于更大的危机之中,但是他们也都明白一点,此时他们不是为了荣誉而战,而是为了保命而战,他们也是到了不得不拼命的地步了。

皇太极大声的对他的八旗贵族道:“现在咱们是为了保命而战,如果不能够保住盛京,就是掉脑袋之时,你们所有的财产,你们的子女,全部都会被华夏贼抢走。”

喜欢明末之新帝国请大家收藏:()明末之新帝国新更新速度最快。